2011年3月11日,日本發生震驚全球的「東北大地震」,位於東北的福島核電廠連帶引發核災危機,東北的沿海一帶也因地震引起的大海嘯造成巨大的破壞;身為宮城縣北方漁港的氣仙沼市, 也首當其衝成為受害的地點,海嘯捲壞了漁船們使用的大儲油槽,大量原油隨著海嘯湧進市區,進而引發火災,讓整個氣仙沼市成為一片火海,畫面讓人無法忘卻。

高達芮氏九級的大地震,不但造成18000人罹難,東北的海岸景觀也為之一變,這場地震甚至引發地軸的偏斜。

氣仙沼市正是日本歌手畠山美由紀的故郷。出身宮城縣氣仙沼市的畠山美由紀,高中畢業後即離開故郷前往東京發展,是一位有著自然且優雅的中音域創作型歌手,發展演藝事業之初即為氣仙沼市的形象代言人,也經常被視為宮城縣的歌手代表之一。親眼目睹家郷遭遇到無情摧殘的畠山美由紀,在災後投入故鄉振興的工作,推出了「我美麗的故郷(わが美しき故郷よ)」一曲,以故郷為題發表在各種媒體上,喚起人們因這次震災而引起對故郷的共鳴,也成為氣仙沼市震災復興的「絆」代表。

在震災過後六年,東北區域已經復元大部分,氣仙沼市也再度推動觀光,並藉由這次的大地震,結合災前災後景象,宣導自然 反核 以及震災的防範等,更重要的是不能忘卻自然留下的傷痕,人類在做土地開發時不能忽視自然反撲的力量,災地重建的工作,也展現了氣仙沼市驚人的根性。

這次與畠山美由紀同台演出的台灣歌手以莉高露,故郷位於花蓮海濱的鳳林。 而她的故郷也同樣面臨著的傷跡,不同於天災的卻是人為造成的傷痕。

以莉高露是出身台灣原住民阿美族的創作女歌手,從年輕時城市的生活,轉而還樸歸真地回郷投入自然農的生活,是一種活於繁忙的現代人所追求的理想郷。從小在部落長大的以莉其血液裡流露著原住民樂天純樸的天性,從都市再返回原郷生活農耕、寫歌創作,在親近土地過程中,體會大自然和諧共存的生活哲學。以莉高露的創作在清新優雅的旋律中不論是族語或是漢語,都傳遞著現代生活式的社會人文與自然關懷。

但她的故郷:花蓮現在正在遭受人為的災害進行式,民進黨政府上台後,不但將原住民傳統領域大幅縮小,甚至火速核准亞泥的再開挖權限。阿美族的傳統領域縮限後無法干涉,在當權者與財團勾結下 犧牲了台灣的土地,不但在原住民身上,也在台灣身上留下無法抹滅的的傷痕。

不只是原住民的身份,同樣是台灣人身份的以莉,也選擇面對了台灣歷史的傷痕,在歌曲「優雅的女士」一首裡,點出了當時原住民族同樣遭受國民政府來台後白色恐怖的狀況。

優雅的女士是以莉高露在「美好時刻」專輯中的第一首歌。 這首歌是以莉向高菊花女士致敬而創作的一首歌曲,高菊花女士是高一生先生的長女,高一生不只創作音樂、寫詩,也是教育家、政治家,曾是日治時代的鄒族原住民菁英。在1952年白色恐怖時期,國民黨政府忌憚他在原住民社群的影響力,冠以叛亂罪逮捕下獄。自此,高菊花女士扛起長女的責任,為照顧八名弟妹賺錢養家吃盡苦頭。以莉高露過去曾因錄唱高一生多首的作品如〈長春花〉因而認識其家族,當時她就去拜訪過高菊花數次,和老人家聊了很多。高女士一生充滿壓抑和苦楚,那些埋藏在歷史深處的殘酷和無奈深深震撼了以莉。

 

以莉:「我覺得她就代表了台灣的故事,她的堅強是屬於那個時代的。」經過好多年,以莉終於把這些情緒沈澱下來,寫成一首極其溫柔的歌。

以往的人們總是會前往城市追求更進一部的生活或是挑戰,都會一直都是追求卓越的第一線。而在台灣與日本都面臨人口老化城郷差距擴大的問題,都市的競爭進乎飽和,反而在郷村地區更有機會一伸手腳,社會整體的富足,也讓心靈報酬的重要性漸漸與物質報酬並駕其驅,加上新的傳播型態如網路等產生,可以說是自己的故郷這種郷村,才是現在新一代的前線。

若您也是屬於遠赴城市追求生活的人們,偶爾不妨回頭看看那個屬於自己的故郷,曾經,或是現在,有著怎樣的歷史傷痕,或許不用像畠山美由紀與以莉高露一樣,轉而追求還樸歸真的生活,但一定可以從其中找到更不一樣的觀點與理想。

Leave a Reply